绘秋

废稿指不定哪天我就重写了,脑洞指不定哪天我就用上了。

《异界恋曲》楔子

《【异界】命运棋局》

楔子

夏日已至,艳阳高挂,明媚无风。

闷热的环境下,这座巨大的城市依旧热闹喧嚣。车辆川流不息,人群也颇为密集,壮观。

路百潋身着素色衬衫加黑色西裤,松松垮垮的在颈间系了条灰色领带。

他一手握伞遮阳,斯文俊气又带着几分青涩的脸上满是汗珠,另一只手还拿着手机刷着微博,眼睛寸步不离。

老旧的公交车颤颤巍巍地停在他面前,路百潋方才将注意力从手机上拉开,三步并作两步跨上车。

他艰难地在拥挤的人群中蠕动,倚在铁杆旁站定,看车像个迟暮的老人般艰难移动,眉梢渐渐染上焦急。

今天,是路百潋第一天上班。

他刚以优异的成绩从一所颇具盛名的大学毕业,有幸被知名外企录取。踌躇满志地在这一线城市中安家,对接下来的职业生涯满怀期待。

却没想到,上班第一天便遇上堵车。

等待的时间是煎熬的。他不停向前张望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公司大门终于出现在路百潋眼前。

车还未停稳,他便火急火燎地冲进去,却被守在门口的保安一脸不善地拦住,大声质问他是什么人。

路百潋脸上燥热,觉得自己仿佛跳梁小丑任人观赏,止不住在心里咒骂。

他原本整齐的穿着在拥挤的车上被挤得皱皱巴巴,还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他神色屈辱地翻着新买的公文包,将崭新的员工卡摔在保安眼底。

保安不情不愿地将他放了进去。

一路上,路百潋低头看地面,脚步飞快。

找到负责人,听主管交代完大致工作,坐在新座位上,他才松了口气。

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只感到满身疲惫。

周围仿佛还有人在对他指指点点,令路百潋如芒在背。

不一样,一切都跟预想的不一样。

路百潋咬牙。

要不是该死的公交车,要不是那个保安,自己就不会被人说三道四,第一天便丢尽了脸面。

正出神着,路百潋的肩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是个女子,微笑着要他买饮料。

路百潋怔愣了一瞬,想起电视剧里常见的镜头。

这就是传说中的职场新人必经的事?

他尽力掩下不耐烦的表情,礼貌回绝:“抱歉,主管给我分配了任务……”

那女子依旧笑着:“哎没事,就一会嘛。”说着,态度强硬地将路百潋扯出座位。

他无法,一脸不愿地下楼,想尽快解决。

没想到,在去买饮料的路上,他又遇到了麻烦。

一个穿得人模狗样的推销员缠上了他,拼命劝他买下什么“全息头盔”——在路百潋看来,就是一副普通的墨镜。

路百潋神色不耐:“我不买!”

那推销员急了:“你一定要收下,不用给钱!”说完,一把将墨镜塞进路百潋怀里,随即转身飞快跑掉了。

路百潋气的跳脚,只得收下墨镜,提着饮料走回公司。

上班第一天,是路百潋觉得最屈辱的时候。

被人肆意指使,在背后说闲话,干这干那……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开门,将包随手扔在一旁,倒在床上。

在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际,一道机械“滴!”的声音将他惊醒。

路百潋惊吓睁眼,一动不敢动。

……什么东西?

“滴!检测到待定宿主,是否开启穿越模式?”

“什,什么?”路百潋大叫,“谁在说话?”

“默认同意!搜索穿越世界……待检测世界1205,确认完毕!”

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路百潋只看到一阵刺眼白光从他的公文包中发出,耀眼如白日。

然后,白光一闪而逝,连带着路百潋也消失不见。

仿佛从不曾存在过。

离路百潋住所的不远处,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诡异地笑着,抬起手腕,对着腕上闪着银光的手环说话:“测试者临时变换,已前往待检测世界1205。”

不久,手环发出声响:“收到。请立即解决原测试者。”

“是。”

对话就此结束。

这之后的事,路百潋通通不知道。

他已被眼前的场景深深震撼。

他现在身处一间巨大的卧室里。

入目的是具有中世纪西欧风格的巨大建筑,雕花柱子,深红的落地窗帘,地上还铺着柔软的地毯。

他正面对着一扇落地窗,向外望去,视野开阔。

下面是一片绿色花园,中间镶嵌着一条条小路,可以看见有人在打扫花园。

花园前面是宽阔的广场,站满密密麻麻的人,像是在训练。

从窗子不甚清晰的反光中,路百潋发现身上的服饰也变了,一件简约米色长衣,深色紧身裤。

最显眼的,是自己的脸。

那是一张很精致的脸,看样子才十七八岁,金发碧眼,皮肤雪白,朝气蓬勃。

不是路百潋原本的脸。

这明显是另一个世界。

他有些恐慌,僵立在原地。

突然,那机械声又出现了:“您好,新任测试者。”

不待路百潋反应,机械声继续道,“下面我讲介绍穿越细则,请仔细倾听。

“此次您穿越的世界为未检测世界,含有未知危险。系统将开启特殊商城,给予您帮助。每次帮助将扣除系统精力值,精力值为一百,不可补。精力值耗尽系统将关闭。

“您的任务,是收集世界中重要人员的基本数据和环境数据。

“除此之外,系统不会强求您做什么。您可以凭自己喜好安排此世界中的人的人生。完成任务后,您也可以选择留在这个世界。

“系统已为您找到暂时身体——人类王国二王子路百潋,请您知悉。

路百潋愣神,细细思索“系统”的话,语气不确定:“你是说,我穿越了?”

“是的。”系统尽职回答。

“额……其实就像玩游戏一样,我攻略人物,收集数据?路百潋突然亢奋起来,“而且,我还可以安排别人的人生?”

“某种程度来说,是的。”系统补充,“是在您积极完成任务的情况下,系统会尽力帮助你达到目的。”

路百潋面露喜色:“没错!就是像玩游戏一样,我想干什么干什么!哈哈……我想谈恋爱就谈,和男人也没关系,对吧?”

“是的。”

路百潋恨不得一蹦三尺高。

哈,自己真是好运!穿越到这么好的世界,为所欲为,喜欢男人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

没有人会鄙视他,嘲笑他,讨厌他,没有人!

就凭着这张脸,他将会有很多人喜欢,被他们捧在手心宠着护着,再没人能伤害他!

至于什么有危险?

不是还有系统吗,小说里的系统都是主角的金手指,想来自己也不会有事的。

“哈哈……哈哈……”路百潋大笑,眼里有欣喜和跃跃欲试。

“走!我们出去看看。”

路百潋神情得意,昂首挺胸。

一路上,各色人见到他都要弯腰行礼,令他颇为享受。

沿着鹅卵石小路,他走到那从窗中看到的巨大广场处。

那里,一群士兵正在井井有条地训练。

路百潋见他们个个穿着盔甲带着头盔,有些不满。

都看不到脸。

他稍稍整理了下衣服,努力摆出一副王子姿态,慢悠悠走到领着士兵训练的人面前。

路百潋刚要开口说话,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人的名字,半张着嘴和他大眼瞪小眼。

幸好,那人没有让他尴尬太久:“敢问二王子殿下找我何事?”

路百潋轻咳一声:“啊……我就是看你们训练太辛苦了,不如休息一下吧?”

领队皱眉:“殿下,我们每天如此,现在休息不合规矩。”

路百潋摆出生气的样子:“这有什么?规矩由人定。我就是看他们太累了而已。”

领队一脸无奈,碍于他王子的身份,只得同意:“好的,王子殿下。”

他转头:“众士兵听令!原地休息十分钟!”

“是!”

路百潋又道:“把头盔也摘了吧!”

领队面无表情:“把头盔摘了!”

“是!”士兵们毫无异议,动作整齐划一。

路百潋满意点头,状似无意地挪动脚步,眼睛一排排扫过士兵们的脸。

士兵们个个僵直身体,满脸紧张。

领队脸上闪过不耐烦,沉默跟在他身后。

什么啊……都是很平常的长相啊……等等!

路百潋眼前一亮,目不转睛盯着一个人猛看。

他有着一头黑色长发,在一片金发中分外显眼,五官端正,面色平静。

他发端微润,有几丝贴在脸上,更显得他英俊非常。

路百潋嘴角微翘,指着黑发帅哥:“你!出来一下!”

黑发男子眼底无波澜,盯着领队。

领队叹了口气,朝他点头。

男子颔首:“是,王子殿下。”说罢,利落站起。

路百潋将黑发男子带到花园里,注视着他,竟有些紧张:“……那个,你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的……”

男子微笑:“我明白,王子殿下。”

路百潋见此不再紧张:“其实我叫你来只是想交个朋友,没什么意思的。”

男子听闻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掩藏,漆黑眸子里只余柔和:“那……谢王子厚爱。”

说罢,再无其他言语。

路百潋极力寻找话题:“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殷无弃。”他依旧微笑,“王子殿下,很抱歉我要先走了。”

他示意路百潋十分钟将过,歉意点头离去。

看着男子离开的背影,路百潋傻傻笑着。

看样子很容易。他想,这么快就认识了一个极品帅哥。

路百潋低头,习惯性轻咬下唇。

这游戏真不错啊。

此时,系统出声:“是否要分析此人基本信息?”

路百潋惊喜:“还有这功能?当然要!”

“检测者同意,系统精力值-3,开始分析。

“殷无弃,

颜值:A,

法术:D,

武力:D,

潜力:C,

身份:人类平民,

血脉:人类……未知。”

路百潋听闻皱眉:“怎么这么低?不应该啊。”

他不满:“什么啊,看起来是个正牌温柔攻,原来就是个这么烂的渣!

“白费我三点精力值。”

路百潋不甘,再次细细查看殷无弃的分析结果,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血脉未知……是什么意思?”

系统回答:“殷无弃血脉有异,系统暂时无法分析。”

听闻,路百潋又高兴起来:“我就说嘛,我的眼光不会差!”

嗯,路百潋暗暗决定,明天一定要再去找他,刷好感度!

tbc.

废稿,写于2017年,还挺长的来着,分批发。

路百潋不是主角。

评论

© 绘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