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秋

废稿指不定哪天我就重写了,脑洞指不定哪天我就用上了。

《末世悲歌》

《末世悲歌》

              ——末世炮灰奋斗史

只存在于小说之中的末世,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发生了。

还未从中二期脱离出来的颜清,悲哀的发现自己既不是重生者,也没有觉醒任何异能。

这一类人,用一个很形象的词概括,就是——炮灰。

注意事项:

主角不复仇不重生不苏不完美!

剧情流,慢热。

楔子

颜清出身农村,父母两人凭着不低的学历一路杀到二线城市。本来雄心壮志还打算接着闯一闯,一不小心母亲的肚子里突然冒出来个他。

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合计,觉得留下来先把孩子生出来再闯也不迟,便稀里糊涂地安了家。

因着两个不安分的大人贼心未死,攒着钱时刻准备着战斗,颜清自小住在便宜的出租房里,跟着左邻右舍的小屁孩狼狈为奸,童年倒是过得丰富多彩。

很可惜,他处于放养状态的童年被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母亲还未实现她的阶级理想,就又中了——是个妹妹。

夫妻两人终于熄了心思,挑挑选选买了套公寓,妹妹刚读完幼儿园就正式搬了家,扎根在了这个还算发达的二线城市。

颜清也转了学校,被敬业的老师在幼苗还没长歪的时候硬掰了回来。成了个规规矩矩的中等生。

现在,已经高二了的颜清身高一米八,身上一身麻袋似的校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半长不长的头发被梳理整齐,柔顺的贴着额头,遮住了眼睛,整个人看起来阴沉沉的。

颜清头顶烈日,在初中校门前的树下站了十几分钟,终于等来了这尊大佛——小他两岁的妹妹颜羽。

她穿着合身的校服,鹅蛋似的脸蛋微红,一双杏眼明亮,唇上抹着唇彩,一头柔顺的长发被她随意披在肩上。脸上带着笑容。

颜羽身旁还有个男孩,身量修长挺拔,一头稍长的黑色头发略有些凌乱。他正微微侧身,专注地看着颜羽,认真听她讲话。几丝碎发落下,添了几分慵懒。

端正帅气的五官搭配柔和的气质,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这一对帅哥美女的搭配,吸引了周遭不少人的注目。

颜清不合时宜的,突然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同颜羽一起的小帅哥不经意转身,眸光一闪,便注意到了颜清。

“颜清。”他叫了一声。

“嗯,”颜清甩开之前令他感到沉闷的念头,应了他一声,“回家吧。”

颜羽这才注意到自家哥哥,双臂突然环住旁边小帅哥的手臂:“好!咱们回家!”

说完,又在小帅哥看不到的地方朝言清呲了呲牙。

小帅哥一脸无奈,朝颜清使眼色,表示他的无辜。

他名叫林墨染,和颜清他们是青梅竹马,在他们刚搬家时就认识了。

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两家也经常来往,偶尔借住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

颜清是其中最年长的,大他们两岁。小时候两个小鬼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哥哥”,“哥哥”的叫。左邻右舍都认识这“厮混三人组”。

然而最近,颜清觉得他的威严受到了挑战。

原因无他,颜羽与林墨染恰好同龄,小学便是在同一所学校就读,上初中时更是极有缘分地在同一个班。

这分在同一个班后,就有什么东西脱离了颜清的预料。

颜羽好巧不巧喜欢上林墨染了!

颜羽发现自己对林墨染的朦胧感情后,有些失措又有些开心,就羞涩地偷偷摸摸找颜清述说了一番对林墨染的感情,把林墨染从容貌,性格,成绩个方面三百六十度地夸耀了一番,最后朝着自家哥哥撒娇,要求他当两人之间的媒人。

颜清……颜清当然不同意啊!

他按下激动的颜羽,又从成长过程,未来规划,青春萌动等方面苦口婆心地劝她,不断灌输“学习最重要,早恋是不对的”的概念,妄想颜羽回头是岸。

然而,他失败了。

颜羽很愤怒,斥责哥哥对自己好不容易春心萌动,在单身的第十六年终于要脱单了的妹妹的残忍,又表示自己绝不屈服的革命意志,摔门而去了。

独留颜清一个单身了十八年的孤家寡人默默忧伤。

现在,是颜羽与颜清大吵一架后的第一次见面。

tbc.

废稿,写在2017年,几月我忘了。

评论

© 绘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