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秋

废稿指不定哪天我就重写了,脑洞指不定哪天我就用上了。

冷夏

冷夏

一,

已是热夏,周身空气都翻涌着滚滚热浪,密密麻麻地将人包围,闷热得透不过气。课间同学交流的声音更是增加了几分烦躁感。

然而我的好心情并未因为这难以忍受的天气而减少半分。

下节课是电脑课,我赶忙收拾好书,抽出信息技术课本,早早站在教室外等着排队前往电脑室。好友林绫见状也拿着电脑书走出来,噙着一丝余温笑意:“这么着急去看你写的小说呀唐夏?”

我的脸颊漫上一层绯红,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确太过激动,才刚下课几分钟,周围还没人排队,笔直站立的我显得突兀又滑稽。

我感觉耳根都开始羞得发红:“才没有——”

林绫笑得意味深长,我知道我的心情已经被她看穿了。

事情起源于这个星期,我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构思许久最近才下笔的小说发表到网上。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时不时点开页面不断刷新,眼巴巴地期待着有人“临幸”我稍显幼稚的小说。

或许是我的愿望太过强烈,在我渐渐暗下的眼眸中突然倒映出有新消息的影像。当时我的心猛地一跳,手心都冒出了薄薄的汗,颤抖着点开,是一个读者留了言,只有很简单的一句话:“加油”。

我捧着手机端详了那条留言许久,傻笑着截了图,在相册中建了个文档署名“小天使”,然后郑重地将截图放入文档中。

做完这些我仍无法平复激动的心情,紧接着敲开好友林绫的QQ,接连发了三十多条消息,恨不得飞到她身边抱着她转圈圈。当然,到了学校我也的确这么做了。

于是林绫便知道了我写小说的事。

电脑开机了,我打开网页输入烂熟于心的账号,映入眼帘的便是飘红的新消息通知。

“啊!”我小小地惊呼出声,“又有小天使留言了!”

“小天使?”林绫凑近我看着网页,“是你的读者吗?”

“嗯……”听到“我的读者”的字眼竟让我生出几分羞涩,紧紧抿着嘴抑制傻笑,“能够看我的小说还留言,他们都是一群小天使!”

“来来来告诉我你小说的名字,”林绫狡黠一笑,“我也要做你的小天使。”

我深吸一口气说出一个名字,接着便是短暂的沉默,林绫坐在自己的电脑桌上盯着网页浏览我的小说。我仿佛一个站在法庭上的被告人,心情忐忑地等待法官的最终审判,鼻头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

“还不错哦,”她开口,带着温暖的笑意,“很有潜力哦,大作家。”

心尖涌起一股酥麻,像电流一般过边全身,我晕晕乎乎的,头脑仿佛被滚烫的热度烫的快失去知觉。一股飘飘然的感觉令我犹如飞上云端:“真,真的吗?我会努力的!”

“作家”,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拥有魔力的名词。他们可以仅靠一支笔描绘一个世界,世界里面有离合悲欢有命运蹉跎,有星辰璀璨有夕阳如血。

那些世界,曾给尚且年幼的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永远镌刻在记忆幕布上,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耀眼。

我曾作为观赏者走入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而如今,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一个“造梦师”,引领其他人进入神奇的世界领略不同的色彩。

这个梦,我做了好多好多年。

而如今,我为了追逐梦想跨出的第一步被好友肯定,更使我坚定了信心。

我一定会成为一个作家,我一厢情愿地相信着。

二,

又一个星期六,回到家,我拿出手机一刻不停地又打出一章更新,之后便开始写作业。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个读者看我的小说了。一想到这个我心里就充满了动力,写作业这样枯燥无味的事都变得有趣起来。

一口气写完作业,已经过去大概三个小时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又有一条新留言!

啊啊又是哪个小天使呢……我好心情地点开,发现是个陌生的ID,评论写得挺长。

“脑洞挺新颖的,就是文笔太稚嫩,有些句子很累赘,感觉撑不起故事。要是换个作者写就好了!不过这个作者是新人,写成这样也挺不错啦。”

这条留言在廖廖几个“加油”,“好看”中十分显眼,也令我心里不太舒服。

我打开QQ,截图这条评论发给林绫,决定继续骚扰她。

“你说这个小天使是什么意思呢?”我有些难过,“他不喜欢我的小说就直说啊,换个作者什么的,真的伤人。”

“也许是你太敏感?”林绫回我,“他或许只是觉得你文笔太差,希望你提升一下?”

我看着她的话,沉默了会。

“是嘛?”我又看了那评论几眼,觉得林绫说的有道理,“也对,毕竟他还说了喜欢我的脑洞呢。”

这样想着,我的心情又好了起来:“而且,有好评就有批评嘛,小天使还写了这么长呢!说明他挺喜欢我的是吧?”

林绫或许是有些好笑:“对嘛,保持这种乐观的心态就好啦。”

嗯,对。我告诉自己,成为作家的路总是艰难的,以后的批评还有很多呢,自己的文笔的确不好,需要提升。

我将截图存入“小天使”相册,斟酌着回复他:“小天使说的对!我会努力的!”

小天使没有再回复我。

又过了几个星期,某个周日,林绫激动地敲响我的QQ窗口,刚更新完的我好奇地点开,全是些恭喜我“火了”的句子,满屏的感叹号。

嗯?我脑海里飘过一连串问号,看着自己只有个位数收藏的小说,觉得其中有误会。

“搞错了吧?”我说。

“你看你看,你上榜了!”林绫紧接着发过来一张图,一本封面和书名均和我的小说很像的书赫然挂在网页的榜单上,位置还挺靠前。

“是和我的小说很像……”我内心闪过一些模糊的念头,这想法令我心底发寒,但又觉得不太可能,“但是,这不是我的小说啊?”林绫很惊讶,接着道歉:“对不起啊,我搞错了。”

“没事没事。”我回给她一个笑脸,接着输入图片上的小说名字“梦魔”。

那本小说的作者也是个新人,才写了约半个月,已经有几百个收藏了。

看简介,他和我写的题材相似。说真的,看到他的小说我心里有些嫉妒,毕竟我可写了一个月多了,收藏也才那么点,这样一对比,怎能不让人嫉妒呢。

怀着矛盾的心情,我决定看一下这本小说,也学习学习。

作者很勤奋,每天都更新,已经写了四万多字。但看了几章,我最不相信的猜想竟是被证实了——他抄袭,抄袭的是我的小说。

一瞬间,如坠冰窖。

三,

“怎么可能呢……”我下意识反驳,但内心又有个声音说:“怎么不可能呢?”

对啊,怎么不可能呢,他虽然字数比我的多,但他的故事情节,他的主要人物,百分之八十都跟我小说中的一样。说难听点,就是我的小说的扩写版。

一瞬间我不知所措,如果他真的是抄袭的,我要怎么做?……我能怎么做?

开始的无措褪去,紧接着升上来的便是愤怒。我死死盯着那本小说,咬着牙,身躯微微颤抖,恨不得把它撕碎。

什么我该怎么做?他抄袭!我要揭穿他!

怀着滔天怒火,我点开评论区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发了出去:“这个作者是抄袭的!他抄的是我的小说,叫‘梦魇’,大家可以去看看!”

呵呵,想要靠抄袭博得名声,你休想!我感觉自己出了口恶气,内心的怒火得以缓解。

提示音接连响起,有人回复了。

他们肯定是知道了那个作者的真面目,来感谢我的吧?

几秒钟的时间里我想到了各种可能性,但真正看到评论时,我的血液几乎要凝固。

“什么呀,蹭热度推销自己的小说吗?”

“呵呵,你才是抄袭的那个吧?还写得这么差,好意思拿出来?”

十几条评论,无一例外都是嘲讽我的。愤怒的读者讥讽着我的“不要脸”,把我的小说贬低得一文不值,肆意嘲笑我的班门弄斧异想天开。

我颤抖着,一股血气冲上脑海,“嗡”的一声,好像一块石头突然敲击我的头部,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了,一阵阵寒气上涌。

我深吸一口气,再次打字:“我是说真的!我小说的发表时间比他的早!你们去看看啊,他的小说情节跟我的很像一看就知道是抄袭的!”

“你有证据吗?就凭这一点?”

“走开啦,自己小说写得那么差好意思开口。”

我急得脸都红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重复着无力苍白的一句话:“你们去看看我的小说啊,看了就知道了……”

“滴滴”,QQ提示有新消息,林绫担忧的心情透过大段文字传达出来。

“我看到了,你被抄袭了?”

“唐夏你别在意那些话,别理他们!”

“到学校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好不?”

我的眼眶酸涩,鼻头微堵着,缓缓打出了个“好”。

……

林绫很早到了学校,看到我,她连忙跑上前拉住我的手:“走走,我们回宿舍说。”

看到她,不知怎的,原本经过几个小时已经冷静的心情再次激动起来,澎湃的情绪之海仿佛要将我淹没。酸涩的感觉再次袭来,我被她牵着回到宿舍时,泪已留了满面。

林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用手擦着我的眼泪:“别哭……别哭……”

“我好难受啊……”我视线朦胧地看着模糊的她,说出口的话带着浓浓的鼻音,“他们为什么要这么骂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我知道,我知道……”林绫清澈的眼眸流露出心疼,“唐夏别哭,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

“好……”我吸了吸鼻子,连忙找出纸巾擤鼻涕,“……我看起来一定很好笑。”

林绫沉默了会,说:“我在家查过资料了,我们现在的法律对于‘抄袭’的定义还只在‘字面抄袭’,也就是说,他抄的是你的创意而不是你的文字,按照法律不能算作抄袭——诶你先别哭,还有办法呢。”

“现在网络上抄袭现象也不少,还是有很多原创者打倒抄袭者的。我们可以先做‘调色盘’,也就是把你和他的文章做一个对比,用颜色标出相同的地方,读者一看就知道他抄没抄。这也是个证据,到时候他想赖也赖不掉。”

我微微瞪大眼,又燃起了一丝希望:“真的……可以吗?”

“当然!”林绫肯定道。

四,

星期一的电脑课,我怀着与一个月前截然不同的心情走进电脑室,登录了我曾无比期待看到红色通知的账号,但现在,我竟有些惧怕了。

99+的通知,我本不愿意点开,但眼角余光看到有些是在我小说底下评论的,我鬼使神差地点开了。

再不是什么小天使的留言了。

短短一天时间,我的评论区被攻陷,全是些不堪入目的辱骂嘲讽。他们看了我的小说,肆意挑着我小说的刺,我一字一句打出来的话,我日思夜想塑造出来的人物,我费劲尽心力构思出来的情节,全都被骂得狗血淋头。

他们多是将我的小说与那抄袭之作比较,一褒一贬下显示出我的小说是多么的不堪入目而他的小说又是多么的优秀,最后总结出抄袭纯属谣传的结论。

甚至还有些人,直言就算抄袭又怎么样,反正抄袭者写得比我好,我这么缠着不放只是想蹭热度,想红。

我又红了眼眶,但好像没有什么眼泪可流了。经历几次情绪的大起大落,我反而平静了下来,灵魂好似剥离了身体,冷漠地以旁观者的视角注视着这一切。

不是早就该想到了吗,他们怎么会放过我呢?

“唐夏!”林绫的声音换回了我的神志,“别看了……”

“没事……”我动动嘴唇发出几不可闻的气音,发觉身体僵了,“啊……好像有点冷。”

“……”林绫擦擦头上的汗,没有说话。我接着点开那本抄袭小说“梦魔”,却发现有几个章节被作者锁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我退出来,看到简介上挂着一句话:“我觉得之前写的太稚嫩了,全文正在重写,请大家耐心等待。”再看正文,哈……他把小说改了,相似的情节全被改没了。

调色盘做不了了。

“林绫……”我叫了她一声,呆愣地盯着网页,“我是不是做错了?”

“不,你没有,错的是他们。”林绫小心翼翼地握住我的手。

“可是,不是说邪不胜正吗?为什么,我反而快要被他们打败了呢?”指尖开始发冷,明明正值夏季我却感受不到炎热,透心的寒意包裹着我,我快要溺死却不知如何求救。

林绫握紧我的手:“唐夏,还有我,还有小天使,还有很多人支持你,你不能放弃。”

“是吗……但是为什么呢,那个抄袭者……他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抄袭的呢?”我喃喃地说,“他没有心的吗?为什么能够这么理直气壮地窃取别人的宝物,还沾沾自喜死不承认?

“你知道吗,‘梦魇’这部小说我想了两年多,小说里的角色就像我的孩子一样,那些情节仿佛我也经历过。

“我满心期待的把我精心绘织的图画展现给其他人,结果发现别人又拿出了一幅更精美的,于是他们就都笑我,但是我的才是真品啊!他的是赝品!”我的声音嘶哑难听,“难道就因为我的小说不如他的,他就不是抄袭了吗?”

“……”林绫沉默了。

五,

经历了极寒后,我选择了放弃。我像很多被抄袭的原创者一样走入了寒冬,却未坚持着走出去。

这个夏天,我被冻死在寒流里。

然而冬日仍存在暖阳,以微弱的光给予绝望者微弱的希望。

变故发生在周六,微博上一个评书号发表了一篇文章指责“梦魔”抄袭,还上了调色盘,是梦魔被改之前的文字和我的文字的情节对比。

我面容平静地浏览了那篇调色盘,最后有制作者的一小段话。

“我曾经看过被抄袭者的小说‘梦魇’,很抱歉当时说出了‘让别的作者来写’这样的话,我要向作者道歉,对不起。

“抄袭者终会被打败,我还在追你的小说,你千万不要放弃!”

我的五官皱在一起,流着眼泪露出了许久以来第一抹微笑。

“谢谢。”我在心里默念。

因着调色盘的出现,舆论出现偏转,抄袭者最终删除了他的小说并道歉,这件事便算是过去了,渐渐被人遗忘在记忆深处。

我仍然在写我不温不火的小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我会一直记得,在那个寒冷的夏天,我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又怎样挣扎着从死亡沉寂的边缘爬了回来。这件事将镌刻在我的记忆里,激励我前行。

原创作者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End.

写于2018年11月,高一。

本来是要参加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但最后没有寄出去。

评论

© 绘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