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秋

废稿指不定哪天我就重写了,脑洞指不定哪天我就用上了。

《异界恋曲》第一章


第一章

殷无弃利落转身,步履飞快,路百潋的身影渐渐淹没在身后树丛的阴影中,待他归队转头时,已看不到了。

殷无弃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已是出了一身冷汗。休息时间已过,训练还在继续。烈日炎炎,热度丝毫未曾退却,阳光强烈得令人睁不开眼。身上寒意消退,殷无弃内心的惊疑和些微恐惧却位减少半分。

这路二王子,到底想做什么呢?

殷无弃一声不吭,跟随队伍完成着繁重的训练,一连持续几个小时,已是日头偏西。一天的训练结束了,士兵们齐声与长官告别,四散开来,各自回寝室洗漱。一直到夜幕降临,众人才放松下来。

这时,躺在殷无弃隔壁的李司抑制不住好奇,率先发话:“阿弃,今天二王子跟你说了什么啊?”此话一出,众人都把目光放在殷无弃身上,眼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殷无弃无奈,微皱眉头,最终吐出了句:“你们觉得他会说什么?”他扯起嘴角,露出一抹笑,“那个小王子,问我是不是东方的人。”

听闻,寝室中的人脸上全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李司大笑:“这都是第几个了?阿弃你的头发还是这么显眼啊,连王子都对你瞩目。”周围的人也哄笑着,见怪不怪。

“哈哈,指不定王子因为阿弃的头发注意到他,从此阿弃就平步青云了呢?”一个个头很高的寸板头汉子爽朗大笑,“到时候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啊!”

繁星在寝室阵阵哄笑声中漫说上夜空,偌大的皇城归为寂静。

殷无弃一直未睡,待四周皆是此起彼伏的粗重呼吸时,他悄悄爬起,翻上屋顶,无声凝视着星空。

他出身贫民,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农户,祖祖辈辈生活在四面环山的小村庄里。殷无弃本也该子承父业,终身种田,过完平淡的一生。但一封不知来源何方的信,将这一切改变了。

当时,也是一个满天星辰的夜晚。殷无弃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正坐在破旧的木板床上歇息。

没想到,老旧的床竟不堪重负轰然倒塌,将那尘封数十年的信件暴露。

那是一封牛皮信,被父母压在床板夹层,落满了灰。殷无弃一时好奇,将其拆开,借着倾泻而下的月光阅读。然后,发现了掩藏了十几年的秘密。

殷无弃不是现在的父母亲生的。

看到信中内容时,殷无弃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大概,是因为早有所觉吧。

其实很明显。殷无弃想,他从头到尾,就没有一点同他所谓的父母相像。父母是金色的卷发,皮肤雪白,鼻梁挺拔。而他,一头格格不入的黑发,偏黄的皮肤,不够挺拔的五官。

怎么看都不像这个国家的人民。

所以,看到信后,殷无弃很平静。他平静的在院子中坐了一夜,带着一夜的寒意在凌晨敲开对面父母的茅草房,在父亲欲怒的目光中平静的拿出捏的皱巴巴的信纸,像问候早安般,轻声说:“您能跟我解释下吗?”

父母亲当时是震惊的,欲言又止。殷无弃突然觉得有点高兴。

不管怎么样,至少,这十几年的感情做不得假。

信上文字早已模糊不清,只能看出是有人在托付一个未满一岁的婴儿。满面皱纹的夫妻两坐在木椅上,一字一句将当时的情况述说。

那个人,殷无弃的亲生父亲给了还未有孩子的两人一大笔钱,将尚在襁褓中的殷无弃托付给他们,并郑重警告,绝不能让殷无弃去帝都。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后来,殷无弃不顾两夫妻挽留,独自动身去了帝都。再后来,千辛万苦参加了军队,转眼就是两年。

而对于所谓的“父亲”,殷无弃毫无头绪。

空气中弥漫中水汽,带来些微寒冷,激得殷无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夜深了。

殷无弃微眯起眼,将头埋在臂间。

但是,他不后悔。至于父亲······从路二王子处入手,大概可以查到什么吧?

他站起身,拖着僵硬的身体回到床位,闭目养神。

第二天,殷无弃毫不意外地瞧见二王子那显眼的身影。

他大大咧咧地站在那里,看到士兵们与昨天一模一样的装束时,毫不掩饰地露出嫌弃的眼神。

从殷无弃这个角度,可以显而易见地发现长官面上的不耐。对于这位二王子,军队里的人并不怎么待见。

斯路帝国是人类族群中最大的帝国,武者和法师众多,国力强大。

在这个世界,有精灵族,兽族,人族,还有神秘的龙族,魔族。各自生活在自己的地盘里,一般互不干扰。

无论什么族群,都可以修炼灵力。天地间灵力并无任何差别,只是各族群发出灵力的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人族修炼灵力分两大派系,武者和法师。顾名思义,武者将灵力注入肢体以达到强化力量目的,而法师是将灵力外放形成攻击。

法师武者的灵力使用手法并不冲突,因此可以法武双修。

这路二王子,就是一名法武双修的天才。

这位天才不像大王子一成年便进入军队历练,在军中积累人气威望,路二王子只专心修炼,从未担任过什么职位,更别论立功之类,在军中无实际功绩名声。军队的人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天赋异禀”这一单一评价上,其实颇不以为意。

殷无弃叹了口气,摘下头盔,扬起一抹微笑:“二王子殿下。”

路百潋见到殷无弃的脸,笑得更加欢快:“无弃!”

殷无弃被噎了下,笑容差点挂不住:“……属下不敢当。”

“走吧!”路百潋拉住殷无弃的手,邀功道,“我昨天和父王说了一下,他答应给你一个大任务!”

想到昨天下午自己在国王面前天衣无缝的表演和不着痕迹的引荐,路百潋止不住自傲。

殷无弃头皮发麻,巴不得堵住二王子的嘴。

这二王子是有意无意?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是不想自己在这混了吗?

“这不好吧,”殷无弃挣扎着,“属下受不起。”

路百潋神色不耐:“有什么受不起的?我说受得起就受得起!”

殷无弃还是被拉走了。

得,自己被二王子如此差别对待,还不知道背后要被人怎么说闲话呢。

路百潋一路上不顾他人的目光,拉着殷无弃的手穿过花园向富丽堂皇的皇宫走去。到了入口处,竟不让侍卫通报一声便径直进入大殿。

通向大殿的路幽暗寂静,四周只余两人的脚步声。路百潋倒是一脸轻松。

面见皇上竟毫不紧张吗?殷无弃惊疑不已,而且,竟不用征得陛下同意就直接进入殿中?

心思流转间,前方突然开阔明亮起来,殷无弃抬头,正对上国王审视的目光。他瞳孔微缩,连忙低下头去。

路百潋无半点畏惧:“父王!”

王座上的冷峻男人将目光从殷无弃身上移开,神色漠然:“嗯。”

路百潋露出一抹笑容,目光望向站在一旁的大臣,驱逐之意显而易见。

须发斑白的大臣面色平静,在得到国王首肯后行礼离去。对路百潋的突然出现见怪不怪。

“何事?”国王询问,语气中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父王你看,”路百潋指着殷无弃,“这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人。”

国王闻言,又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哦?这就是你说的能担大任之人?”

殷无弃惊出一身冷汗,连忙下跪,俯首以示臣服:“属下不敢当。”

路百潋见他下跪,不满皱眉:“父王,你快给他分配任务吧。”

国王面无波澜:“既然王子如此确信你能力非凡……”他瞥了路百潋一眼,叹了口气,“就派你任队长护送贡品前往精灵国吧。可别让二王子失望。”

“是!”殷无弃连忙应下,“定竭力完成任务。”

得到答复,路百潋高兴的拉着殷无弃行礼告退。

“怎么样?高兴吗?”路上,路百潋脸上满是邀功之意。

殷无弃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嗯。”

刚转头去,脸上笑容消失无踪。

国王分配给他任务,根本不是因为听了二王子的话真的认为他是个人才。更多的,是卖二王子面子吧。

这“护送贡品”的任务听起来含金量颇重,实则不然。精灵国与斯路帝国交好数百年,这每年一送的贡品也只是形式上的东西罢了。

而且,这其实是个苦差。斯路帝国通向精灵国的路崎岖偏僻,十分难走。护送的士兵受苦是难免的。好在报酬还是比较丰富的,抵得上三个月的薪水了。

看刚才形式,国王对二王子还是比较看重的。二王子长期不参与宫中事宜,此次向皇上引荐他,可能是有逐步培养自身威信的打算。而国王对此并不反对,象征着给了个不轻不重的任务,双方脸上都好看。

殷无弃心里苦,这都是什么事啊。

tbc.

评论

© 绘秋 | Powered by LOFTER